企業集團流動性風險管理問題與對策淺析
來源:
浙江國資
發布時間:
2021-09-13
瀏覽量:

去年底永煤集團發生債務違約,引起了包括管理層在內的市場各方的強烈反響。表面看,導致企業債務違約的原因是企業償債能力不足而無法償還到期債務本息,實質上是企業資金鏈斷裂導致流動性風險的爆發。如何識別企業流動性風險,雖然有資產負債率、流動比率、速動比率等一系列財務指標來判斷,但這些指標并不能及時反映企業面臨的真實流動性風險。為此,筆者結合近年工作實踐,對大型企業集團流動性風險分類管理的管控策略做簡單分析。


一、流動性風險的概念


流動性風險是指雖然有清償能力,但無法及時獲得充足資金或無法以合理成本及時獲得充足資金以應對資產增長或支付到期債務的風險。對企業來說,流動性風險主要產生于企業無法應對因負債下降或資產增加而導致的流動性困難,極端情況下,流動性不足會導致企業倒閉。


按照經典財務理論,一般非金融企業類似流動性風險的相近概念是償債風險(但不限于償債),用于衡量的主要是企業償債能力,即企業能否運用其資產及相應收益償還到期長期債務與短期債務的能力。靜態講,企業償債能力是用企業資產清償企業債務的能力;動態講,就是用企業資產和經營過程創造的收益償還債務的能力。


二、大型企業集團流動性風險的識別及分類


筆者結合所在集團經營及財務特點,將流動性風險按照成因分類為現金流錯配型流動性風險、信用型流動性風險和突發型流動性風險三類:


——現金流錯配型流動性風險?,F金流錯配型流動性風險是指企業未能在現金流入和流出之間進行有效配置,導致企業正常業務、債務償付等現金流不足而出現的風險。這類流動性風險是大型企業集團時刻面臨的流動性風險,在外部宏觀環境持續不利變化下爆發。比如2018年盾安集團曾經歷現金流錯配型流動性困境,主要是其因為其在持續性多元化產業擴張中,短債長用現象嚴重,導致債務集中到期,疊加2017年宏觀環境持續收緊的大背景下,其資金鏈斷裂,現金流錯配而引發的流動性危機爆發。


——信用型流動性風險。指企業本身由于經營不善使企業市場信用受損,導致企業經營現金流入惡化、外部融資手段失靈等情況,造成企業經營受阻、無法償付債務的風險。前述永煤集團的違約事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永煤集團及控股股東持續經營不善,導致外部融資能力逐步喪失,無法實現債務周轉從而爆發流動性危機。信用性流動性風險往往是大型企業集團面臨的“灰犀?!毙惋L險。


——突發性流動性風險。突發型流動性風險是指因為某些提前無法預計的突發性黑天鵝事件導致的企業現金流異常,無法滿足經營需要、債務償付資金需求的風險。2020開年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猝不及防地給了全球經濟沉重一擊,同時也造成一些企業經營現金流斷流,資金鏈緊張甚至斷裂,由此引發了巨大的突發流動性風險。


三、大型企業流動性風險管控體系的建立


集團對流動性風險管控的總思路,有事前防范、事中監控和事后補救三種。事前防范主要是指在流動性日常管理中采取防范措施,包括建立流動性預警指標、制定應對流動性風險管理的內部控制制度、開展壓力測試等。事中監控是對流動性風險進行動態監控,比如集團對一些流動性關鍵指標進行動態監控,實時掌握流動性風險情況。事后補救指流動性風險產生后及時對危機進行處理。


目前,筆者所在集團針對上述現金流錯配型流動型風險、信用型流動性風險和突發型流動性風險這三類流動性風險,從易到難已逐步建立起了不同程度的管控體系,并依托“數字交投”的建設開展,不斷持續優化、提升工作。


根據《企業集團財務公司管理辦法》,財務公司是企業集團資金集中管理的平臺,財務公司的風險管理和控制直接關系到企業集團的效率和風險。


(一)現金流錯配流動性風險管控情況


財務公司作為集團內部銀行,承擔著集團資金集中統籌管理職責,近年平均資金歸集量在460億元左右,集中了集團70%左右的資金。因此,做好財務公司的流動性風險管理,在很大程度上也就防范了集團整體的現金流錯配型流動性風險的發生。為此,財務公司除嚴格按照監管要求開展流動性管理工作外,還通過一系列措施,有效提升了集團整體的流動性風險管理能力:


建立動態資金計劃。通過持續性信息采集、分析、匯編,動態更新集團整體資金計劃,建立了“年平衡、旬滾動、日更新”的資金管理模式,同時輔以結算信息化支撐下的大額支付管理,從主動層面對集團現金流錯配型流動性風險加以管控。這一模式總體上具有抓大放小、重點突出、動態跟蹤、操作性強等特點,通過總體把握成員單位大額資金收支情況,及時發現流動性風險關鍵時點,并根據需要統籌做好流動性平衡工作。


扎實開展三統一工作。財務公司除協助集團統籌做好集團整體資金計劃的編制、審核、控制工作外,還通過統一資金集中管理,實現了對成員單位各類流入資金的實時動態歸集,保障了資金池資金的持續流入;通過統一融資,在實現內部資金靈活調配的同時也打通了獲取外部金融市場資金的通道,可根據需要有效開展內外部資金的調度,保障流動性需求;通過統一結算工作,可在一定程度上實現成員單位各類大額支付的動態調節,更好地服務于集團整體的流動性管理工作。


(二)信用流動性風險管控情況


信用型流動性風險,核心是信用評級下調的風險。信用評級的下調會直接影響企業集團的外部融資能力,造成資金鏈斷裂,從而觸發流動性危機。針對此種流動性風險,為了更好地評估集團的信用評級,集團與市場相關咨詢機構進行了合作,初步建立起了集團信用評級風險預警模型,并依托數字交投的建設,結合集團戰略規劃開展集團評級風險的動態管控。具體如下:


設定剛性核心指標閾值。集團借鑒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指標剛性特點,抽取信用評級風險預警模型中資產負債率、流動性比例、債務期限結構(包括債務到期期限和短期債務占比)、EBITDA償債能力(EBITDA利息保障倍數和全部債務與EBITDA比)等核心指標,結合行業情況、集團發展等因素,設定相應指標的閾值區間(具體如下表)。

企業集團流動性風險管理問題與對策淺析



? 建立預警模型,實施動態管控。為做好集團信用流動性風險的動態管控,集團將建立“十四五”規劃數據輸入信用評級風險預警模型,并依托“數字交投”建立跟蹤分析系統,動態展現集團未來信用趨勢,實現信用流動性風險預警的同時,為集團發展戰略動態修正提供建議。


(三)突發型流動性風險管控情況


——建立起相應的流動性應急儲備體系。目前,筆者所在財務公司已根據監管要求,結合自身流動性風險管理的需要,建立起了分級應急儲備體系。從變現能力由強到弱,具體包括集團的貨幣資金儲備,可變現能力較強的金融資產儲備,財務公司同業融入支持(當集團出現流動性缺口時,財務公司從外部金融機構拆入資金以內部貸款的方式支持集團現金流),外部融資(包括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集團持有的不動產處置以及出讓集團參股企業的股權投資。


——開展流動性風險壓力測試。定期和不定期相結合的方式對集團開展流動性風險壓力測試,以評估集團在各類極端情況下流動性緩沖資產狀況和市場融資能力,預防未來可能發生的突發流動性危機。通過演練、分析確定各類流動性應急補充渠道的額度、響應時間、成本水平及程序,對集團流動性管理能力和水平做出客觀評價,進而持續采取改進措施。其次,結合壓力測試,對各類金融資產和負債資源按照市場狀況、流行性狀況、變現能力、可獲得性等因素開展分級,形成集團自身的流動性儲備體系,逐步強化對各類流動性資源的管控水平,提升自身流動性風險應對能力。


但受制于資產負債規模及監管約束,財務公司現有的應急儲備體系只能部分滿足集團突發流動性風險的管控要求。為此,需要在全面梳理集團表內外流動性資源的基礎上,未來還需運用信息化手段、數字化思維建立集團層面的流動性風險儲備體系,形成更為有效的流動性風險應急預案,并輔以定期和不定期相結合的方式開展壓力測試。


(作者為:浙江省交通投資集團財務有限責任公司)